• QQ咨询

  • 在线咨询
?
登 录 用 户:
登 陆 密 码:
??如果忘记密码?请点击

新闻快讯——劳务常识:

为父之狠

作者:jaetcc 出处:原创 人气:1511

发布日期:2014-07-17 10:24:13

??? 雄性动物一般说来比较硬朗、狠。
??? 父亲是雄性。我的父亲就硬朗,是个狠角。
??? 小时候,我跟着父母走“五七道路”上山下乡,父亲在乡下呆了一段时间后就回城里工作了,只每个月骑着自行车回来一趟。当时他在建筑公司当书记,“永久”牌自行车是配给他的公车。和那个时代的人一样,父亲很严格,不许家人占公家半点便宜,他的公车更不许我们骑。我那时十来岁,正淘气,会趁着父亲不注意的时候,偷着把车子骑走,还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一番。那时的永久牌自行车相当于现在轿车里的奔驰,飞鸽牌等于宝马啊!有一次我跟一群同龄的孩子比拼快和猛,骑着车从陡坡上往下冲,结果斜刺里跑出一辆马车,我刹车不及摔在一边不说,车架子还被马蹄子踹了一脚,留下了疤痕。父亲为此暴怒,脸成了铁皮,眼睛瞪得像二郎神,做木工、搞工程的大手呼啸而来。幸亏我在乡下练就了爬树上房子的本事,又得母亲和舅舅帮忙打掩护,才在慌乱中以狼奔猴跃状溜之大吉,否则我的脸和屁股也得变成金属色——紫铜。从此我就再也不敢占公家便宜,至今还开着自家的小广本上下班。
??? 八十年代初,因为李连杰我迷恋上了武术,每天练得天昏地暗。教练家住山脚下,有块菜地,跟他“混”的弟子们得帮着挑水、挑大粪浇地,不用扁担,双臂挺直,叫做“挎膀提水”,就是电影《少林寺》里那个动作。为了吃点“小灶”,我逢节日就跟喜欢酒的父亲要他自己舍不得喝的好酒,说是孝敬老师,实际是进了教练或师傅的酒肠子里了。“半瓶子醋”一般都要往外倒一倒,于是我和师傅的其他弟子就跟另一帮“功夫小子”练上了一遭,结果我们大胜,把对方几个“半瓶子醋”都打翻了,身上还沾了不少他们的鼻涕和血迹。于是警察把所有的“半瓶子醋”连同教练给统统收拾了。父亲这时才知道我整天很晚回家、跟他要好酒原来是为了干这等营生,于是他再次暴怒,眼睛瞪得像《少林寺》里觉远的师父那样。他拽着我在“战斗”中已经撕扯碎了的脖领子,一句话没有地径直回到家里,操起厚重的大菜刀,狠狠地砍在当菜板的木墩上,嘴角发青,哆嗦着说不出话来,半天才狠狠地崩出一句:“你!你不是我的儿子!”说着就去拔那菜刀要砍我,这时候太奶奶、奶奶都得到密报急忙赶来救人,妈妈吓得赶紧冲上去连刀把和父亲的手一起按住给我打掩护,我再次做狼狈逃窜状开溜,躲过一劫。从此我就跟李连杰拜拜开始学习,靠练武的身板和毅力来把错过的功课补回来。
??? 高考一结束,感觉不错的我总算松了口气,谁知第二天一大早,父亲就把我喊起来,让我跟着邻居去父亲当书记、姑父当副总经理的公司的建筑工地。他铁青着脸告诉我不准跟任何人说我是他的儿子,安排什么活就干什么,必须好好干,又把这一套交代给在那个工地上当电工的邻居。结果我在建筑工地上当了两个月的工人,叫力工也好、叫杂工也好,风吹日晒、加班加点,挣的是最低的工资,干的全是出苦力的活计。有一次一根长钉子把我的脚板扎透了,工友怕我感染,拿起木板子狂拍,挤出脏血。我的脚肿得像大萝卜,每动一步都象上刑。想请假,父亲铁着脸拒绝:“这点事算什么?你给我听清楚了:我唯一能给你安排的工作就是这个。我保证!”妈妈眼泪都下来了,父亲却头也不回地一转身走了。还有一次,近视眼的我不小心把车胎扎爆了,工头不管三七二十一,上来就是一顿“国粹”乱骂,我刚想不满,他拳脚就跟上了,好在那位邻居及时劝止。但后来工头的小舅子跟我来横的,我忍无可忍,拉开练武的架势跟他拼上了,我把那小子打倒在地,踏上一只脚准备教训他一顿,以报他和他姐夫的“联合家仇”,不料脖颈子后面一阵风,两记大耳光子打得我晕头转向——父亲不知什么时候来了,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我一顿收拾。那个工头刚要落井下石,被过来检查工作的姑父看到了,制止了父亲,还把我考上大学的事情爆了料。我是考上了,考上了武大---不是武术大学,是武汉大学。
??? 若干年过去了,父亲退休了。有一次我偶尔听父亲当年的好友说,当初他也不解,劝父亲不要这样对待我这个家族里太奶奶、奶奶的掌上明珠。父亲还是铁青着脸说:惯子等于杀子。
??? 今年春节,全家人在姨父家做客,喝着酒,聊着天,气氛很热闹。借着酒劲,我对父亲说:你对我那么严厉,我对我的儿子一点都不严厉。我到现在还怕你,对你敬畏,我和儿子像是朋友,甚至哥们。父亲看着我没说什么。我又和别人闲聊。突然,身边的妈妈用手轻轻地拉我,示意我回头去看父亲。父亲今年已经过了七十岁,年轻时硬气的脸变得松弛,冷峻的眼睛变得浑浊。我记得他从没跟我笑过,而这时,父亲的眼睛眯缝着,手里举着酒瓶子,在等着给我倒酒。我有点发愣,妈妈说:你爸是问你还要不要再加点酒。父亲应和着妈妈的话微微笑着跟我点了点头。我懵懵懂懂地点了一下头。父亲乐了,有点像小孩子。父亲把酒倒满,举起酒杯,跟我碰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低下头,不语。过了十几秒,父亲猛然抬起头,我看见他两眼都是泪水。他一只手慢慢放到我腿上,另一只手微微抬起,似乎想搂搂我的脖子,但又在半空中停滞下来。突然,父亲张口对我说:“我……我也想像你和你儿子那样……”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(作者单位:大连国际)


打印】 【 】 【后退】 【前进】 【关闭】 【刷新】 【返回首页
上一篇文章: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的区别
下一篇文章:出国劳务必读

?


济宁市外派劳务合作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山东省济宁市仙营路5号(济宁市商务局东一楼111室)
电话:0537-3205551,2166933  邮编:272100
传真:0537-2176933 电子信箱:jaetcc@126.com
鲁ICP备11016592号-1